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

业内

旗下栏目: 业内 数据 数码 手机

横店江湖,向死而生

来源:微刊西南网 作者:微刊传媒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1-13
摘要:被资本长久裹挟的影视圈经历这样一场劫难,既是必然也是必要,投机者三振出局、大玩家日落西山,所谓“影视寒冬”,不过是又一次行业洗牌。而乱世有时,更意味着

浙江省金华市,故宫内经典的红墙也依照原样进行了复制,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

浙江省金华市,故宫内经典的红墙也依照原样进行了复制,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

钛媒体注:本文来自于公众号棱镜(lengjing_qqfinance),作者 | 李超、编辑 | 杨颢,钛媒体经授权转载。

“小伙子,租房吗?”房东大姐看见有人在门前打量,追上前问。

这曾是一家影视制作公司,如今人去楼空。隔着紧锁的玻璃门,屋里只剩下两张旧书桌和散落一地的A4纸。当腾讯《棱镜》询问“这家公司去哪了”时,只收获上面这一句反问。大姐有些不耐烦,或许是见惯了不靠谱的租客,才侃几句,便没好气的甩手而去。

听完腾讯《棱镜》在横店街头的这段遭遇,制片人刘思明乐了:“起码说明你看起来不像找戏的群众演员,更像准备开公司的老板。”他顺着马路指了指,“前几年,这一整条街都是影视公司,密密麻麻”,今年,“基本关门了”。

混迹横店20年,接触过无数老板,但在刘思明眼里,这几年发酵的全民影视投资热,还是让他没看懂。“挂着各地牌照的豪车涌进横店,自己摸黑找家公司谈项目,有的甚至只有个剧本大纲,钱就投进来了”。

热钱涌入,人心浮动,“之前打杂的助理,也突然说不干了,要自己去开制作公司”。

其兴也勃,其亡也忽。2018年的影视圈进入多事之秋,市场瓶颈、融资环境、天价片酬、税务风波接踵而至,让前两年还八仙过海、热闹非凡的影视行业急速进入冰点,“烂项目无人问津,大制作暂停查账”。

不过,许多像刘思明这样对之前投资热潮抱着“活久见”态度的影视老兵们却认为,被资本长久裹挟的影视圈经历这样一场劫难,既是必然也是必要,投机者三振出局、大玩家日落西山,所谓“影视寒冬”,不过是又一次行业洗牌。而乱世有时,更意味着机会。

横店街头大门紧锁、人去楼空的影视公司

横店街头大门紧锁、人去楼空的影视公司

“只要有个剧本大纲就能融到资”

江布衣是横店网络大电影圈子的传奇人物,不是因为戏卖得有多好,而是部部戏亏钱,还总有人愿意给他投资。

前年,在横店名不见经传的江布衣开始拍起网络大电影,处女作就拉来了100万投资,结果巨亏。在众人都以为他要一炮而黑时,江布衣却活了下来,屡败屡战下,两年时间竟搞出了七八个项目。

“他逢人就说自己拍电影没赚到钱,那他买房子开宝马的钱哪来的?”在同行阿译看来,江布衣是横店典型的江湖骗子,靠忽悠外行老板赚钱,伎俩无非是“100万预算摆出来,最后可能80万都没花到”。

江布衣“在横店的名声已经臭了”,但对他口若悬河的画饼能力,阿译还是服气的。在横店,不乏江布衣这样大大小小的影视“人才”,他们游走于主流影视圈边缘,却总能在各路老板间左右逢源,他们也是过去这段影视投资潮中,最为亢奋的群体。

对这段“谁手上没几个项目”的亢奋岁月,刘思明总结为,“只要在剧组待过就能当制片人,只要有个剧本大纲就能融到资”。

而这些项目后来的命运,大多与江布衣的网络大电影相同,“有的亏了钱,有的做着做着就消失了”,变成了越来越多人眼中的“横店皮包公司”。

尽管充当冤大头的外地老板深受“皮包公司”之害,但很难说清,过去几年影视圈烂大街的剧本和混不吝的资本,究竟是谁造就了谁。

“他们的人际关系真的令我佩服,从横店带两个十八线女演员跑到义乌的会所去,边上一大圈富二代马上围了过来,我很纳闷他们这些关系是怎么建立起来的。”郑峰与刘思明一样,是横店入行将近二十年的传统影视人,在上下游都有通过长期合作建立起信任的生意伙伴和人脉资源,也深切感受过“煤老板的日子”,但年轻人的玩法,还是令他自愧不如。

在郑峰看来,土豪资金进驻影视圈,可以分为三个阶段:“首先是煤老板,给钱最爽快,什么要求都没有;然后是地产老板,伴随着地产牛市来的,跟煤老板差不多;现在,这些主流都没了,都不敢乱投的时候,很多富二代冒了出来。”

“煤老板给钱最爽快,根本不看剧本,赚了赔了他也不管,只要到期连本带利还钱,以及上一个他们指定的演员就行。比如投300万半年后还360万,制片人写张欠条,把自己的房产证押上,钱就打过来了。”郑峰回忆,有时候制片人没有按时还钱,煤老板把房子拿去拍卖,“他们之前不评估的,可能投了500万房子200万都不值,就是这么粗犷”。

土豪金主愈发稀少,但郑峰对这些影视新贵仍然有些排斥,因为“以前的煤老板真的是钱多到没地方放,投资影视纯粹是为了好玩”,而富二代有了更多想法,“除了安排演员,他们现在还喜欢自己挂名制片人,对内容要有话语权”。

郑峰认为,造成这种差别的因素在于煤老板只能看电视,而富二代出生于互联网时代,“他们接触到了更多东西,但对影视行业的了解程度其实没什么两样”。

富二代的关系也要维持。郑峰想好了,如果他们想玩,就定制个剧本组个局,让富二代们自己去随便玩,就当卖个人情;自己认真要做内容的项目,更青睐于从长期合作的专业影视基金那里寻找融资。

《延禧攻略》成反天价片酬教材

“你说影视投资遇到寒冬,我是不认同的。”何兵既是制片人,又有自己的投资公司,参与过国内多部头部电影项目。如果说江布衣是混迹在横店街头的流浪散兵,何兵则是隐秘在江湖闹市中的高阶选手。

“前两年投资热,10部电影8部亏损,很多东阳的红木老板、外地的地产老板和煤老板进来后,遇见大批没有心怀好意做电影的人。这些老板吃了亏后,投资热度慢慢是下降的,但真正能够理性对待影视行业的专业投资人,并没有受到冲击波的影响。”何兵认为,这次多重原因叠加的影视退潮,如果把这些土豪大佬尤其是任性的超级大佬统统洗出去,反而是个利好。

之所以这样说,重要的原因之一,是受土豪金主直接影响下的演员片酬。

责任编辑:西南网络
标签:江湖 而生 横店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Copyright © 2015 微刊西南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 技术支持:西南网

电脑版 | 移动版